<small id="x1uw8"><label id="x1uw8"></label></small>

      <track id="x1uw8"><span id="x1uw8"></span></track>
        <progress id="x1uw8"><bdo id="x1uw8"><strong id="x1uw8"></strong></bdo></progress>
        • 1
        • 2
        • 3
        • 4

        3月1日起,所有企業都將持證排污、按證監管

        經過多年的爭論、磨合與試點,《排污許可管理條例》(下稱《條例》)終于在29日全文對外公布。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已簽署國務院令,《條例》自2021年3月1日起施行。

        這意味著,今后所有的排污企業都將持證排污和按證排污。未取得排污許可證排放污染物的,生態環境部門將采取按日連續處罰,責令限制生產、關閉等處罰措施和強制措施。

        《條例》規定,依照法律規定實行排污許可管理的企業事業單位和其他生產經營者,應當申請取得排污許可證。根據污染物產生量、排放量、對環境的影響程度等因素,對排污單位實行排污許可分類管理。實行排污許可管理的排污單位范圍、實施步驟和管理類別名錄,由國務院生態環境主管部門擬訂并報國務院批準后公布實施。

        依據《條例》,未取得排污許可證排放污染物的,由生態環境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或者限制生產、停產整治,處2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責令停業、關閉;以欺騙、賄賂等不正當手段申請取得排污許可證的,由審批部門依法撤銷其排污許可證,處20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的罰款,3年內不得再次申請排污許可證。

        2016年國務院辦公廳發布《控制污染物排放許可制實施方案》,排污許可制度開始實施。在生態環境部2020年12月份例行新聞發布會上,新聞發言人劉友賓介紹,生態環境部已部署開展了全國排污許可清理整頓和發證登記工作,通過“摸、排、分、清”四個步驟,實施幫扶指導、分類處置,構建了排污許可管理制度、技術規范體系,建成了全國統一的排污許可信息化平臺。

        劉友賓介紹,截至目前,全國已實現固定污染源排污許可全覆蓋,各?。▍^、市)已對384.08萬家排污單位開展摸排核實并完成分類處置。將其中273.44萬家固定污染源納入排污許可管理范圍,對33.77萬家核發排污許可證,對應發證但暫不具備條件的3.15萬家下達排污限期整改通知書,對236.52萬家污染物排放量很小的填報排污登記表。對其他基本不排污或暫時不排污的110.64萬家永久關閉、長期停產、無實體等企事業單位也開展了摸排核實并確認標記。

        當前為何要出臺這一《條例》?排污許可證如何申請和審批?排污單位有哪些責任和義務?環境執法部門又將如何進行監管?29日,有關專家對此進行了解讀。

        “排污許可制是固定污染源管理的核心制度,關乎生態文明制度體系和生態環境治理體系?!鄙鷳B環境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孫守亮介紹,排污許可證不僅是“排污資格證”,而且還是排污行為的法律性要求和規范性要求載體,排污許可證是排污單位承擔污染排放控制義務和責任的法律文書,具有法定性、強制性,將污染物排放治理的責任回歸企業,改變了以往政府包辦式、保姆式管理的做法。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王燦發在解讀《條例》時表示,環境監管執法(包括排污許可監管執法)的一大困難是排污單位封閉經營,掌握最原始的資料和信息。生態環境主管部門無論是進行現場執法還是通過平臺監控執法,都需要排污單位提供信息資料。而一旦排污單位不配合,或者故意阻撓執法,違法證據就難以取得。

        “核發排污許可證僅僅是管理的開端而不是結束,許可證的權威不是發出來的,而是證后監管管出來的?!睂O守亮說。

        《條例》明確,排污單位應當配合生態環境主管部門監督檢查,如實反映情況,并按照要求提供排污許可證、環境管理臺賬記錄、排污許可證執行報告、自行監測數據等相關材料。如果排污單位拒不配合生態環境主管部門監督檢查或者在接受監督檢查時弄虛作假,將被處2萬元以上20萬元以下的罰款。

        在以往,排污單位的自行監測數據與生態環境主管部門現場執法的監測數據不一致時,到底以誰的數據為準,容易產生爭議?!稐l例》明確,排污單位自行監測數據與生態環境主管部門現場執法的監測數據不一致時,以生態環境主管部門監測數據為執法依據。王燦發表示,這一規定,以行政法規的形式確立了生態環境主管部門及其所屬監測機構在行政執法過程中收集的監測數據的效力,有利于保障行政執法的順利開展。

        南方科技大學教授胡清在解讀《條例》時也表示,《條例》的發布將為“按證監管”提供更明確的指導方向,為“一證式”管理打下基礎。

        胡清認為,盡管相較于國外,我國排污許可制度起步較晚,但全國排污許可證管理信息平臺的建設使得我國具有了全面匯集和掌握企業污染排放數據信息的排污許可管理體系,意味著我國排污許可制度具有前瞻性和較好的監管創新基礎。